• <video id="ws9li"><mark id="ws9li"></mark></video>

  • 返回首頁

    平臺反壟斷執法如何推動創新

    經濟參考報

      近日,中國政法大學競爭法研究中心和國際競爭法研究所共同舉辦了第二屆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問題學術研討會。研討會聚焦當前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執法中的創新分析問題,邀請來自全國各地的中青年法學與經濟學專家,開展了一場務實、理性、專業的學術對話,探討如何在反壟斷法中貫徹保護競爭和促進創新的理念,在反壟斷法修訂與反壟斷執法中落實鼓勵創新的政策措施。

      中國政法大學副校長時建中:

      應區分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

      從法學與經濟學的視角探討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執法的創新有兩個層次的意義。首先,法學和經濟學都認為平臺經濟是以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網絡作為載體、以技術作為重要推動力的一種新商業模式,都認可平臺經濟是先進生產力的代表,也可以說平臺經濟代表先進生產力的發展方向。其次,平臺經濟領域的創新,最底層的創新是信息通信技術的創新;ヂ摼W平臺經濟的競爭,要區別是技術層面的競爭,還是商業模式的競爭。

      平臺經濟領域反壟斷執法的創新考量,也應區分是技術層面的創新還是商業模式層面的創新,不能把對技術創新的抗辯事由,簡單地照搬為商業模式的抗辯事由。平臺經濟領域的壟斷行為具有非典型化的特征,只有正確把握創新以及創新市場的界定,才能夠準確識別平臺經濟領域中的壟斷行為。

      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李揚:

      通過創新實現經濟民主和社會平等

      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其內涵、深意不純粹是市場本身的問題,反壟斷法需要通過創新去實現經濟民主和社會平等。關于平臺經濟反壟斷的幾點思考:一是互聯網領域并非贏者通吃,而是全網競爭;二是要正確界定相關市場必須準確把握壟斷行為的特征;三是強制互聯網平臺數據開放需要審慎處理;四是平臺的自我優待并不一定會排除、限制競爭,反而是提高效率的行為;五是占有和控制數據并不必然賦予平臺市場支配地位;六是著作權資源是否構成反壟斷法上的必需設施應有嚴格的條件限制。

      基于此,提出四點建議:一是反壟斷執法應當與國家的特定發展階段相適應;二是反壟斷執法中,宏觀指導不能替代法律框架的理性分析;三是反壟斷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應當并用;四是在反壟斷監管方面,對民營經濟和國有經濟應當平等對待。

      鄭州大學法學院教授呂明瑜:

      促進平臺經濟的創新與競爭

      創新與競爭的關系有三個維度。一是創新與競爭能相互促進。競爭迫使企業創新,創新促進企業競爭,競爭是創新的動力,創新是競爭的武器。二是創新與競爭會相互阻礙。競爭推動經營模仿,模仿又會損害創新利益。創新有可能導致技術壟斷,壟斷又會損害自由競爭。三是創新和競爭之間又深度依賴和融合。以創新為內容的競爭使得創新和競爭二者之間的關系更加密切,更加密不可分。

      反壟斷法對平臺創新的功能性確認,產生創新制度安排的兩個維度,一是對創新產權的激勵依賴知識產權法,二是對創新產權的壓力需要競爭機制。反壟斷法如何促進平臺經濟創新。一方面要在反壟斷法的修改中增加相應的制度,例如增加知識產權壟斷法的控制職責、增加數據壟斷法的控制制度。另一方面,關注創新風險的分擔問題。關注在平臺壟斷協議、平臺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平臺經營者集中、平臺公平競爭審查中的制度創新。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副教授韓偉:

      要區分創新的積極與消極作用

      需要對創新進行類型化分析。如果將創新置于平臺經濟領域下進行進一步思考,必須要將創新類型化。如產品創新與工藝創新、漸進式創新與突破式創新、持續性創新與破壞性創新等

      創新也有好、壞之分。創新與競爭并非目的,是為了改善整體福利,創新與其他變量一起可能導致積極創新、消極創新或混合創新。因此,考察創新時,應關注市場特征變化如何影響創新性質以及創新是否最終提升總體福利。目前,對創新效果的判斷標準以及阻止消極創新的反壟斷規則仍在探索。

      因此,反壟斷并非簡單追求創新水平提升,反壟斷應減少企業參與消極創新的動機與回報,促進或者至少不抑制他們投資于通常能促進整體福利的創新動機。此外,對反競爭效果的認定、抗辯與救濟中對創新類型應進一步進行甄別。隨著中國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經濟類以外的社會環保目標,對反壟斷政策的影響會越來越重要。

      四川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袁嘉:

      應結合立法目的明確創新抗辯標準

      怎樣理解數據驅動型企業的并購與創新效率。首先,數據驅動型企業擁有數據分析轉換為生產力的能力,通過數據分析改善產品和服務,優化運營,增強企業競爭力,產生新的商業模式。其次,數據驅動型企業的并購,是平臺企業、互聯網企業最常采用的一種商業策略,企業通過獲得目標公司的數據達到數據集聚的目的。最后,創新效率是一種動態效率,創新效率作為效率的其中一種類型,在數字經濟的背景下,應當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創新效率抗辯可分為數據與數據結合的創新,數據與算法結合的創新,以及結合一方數據和算法對另一方產品和服務的提升。在具體案件中適用創新考量,可以具體評判創新效率是否為經營者集中所特有、創新效率是否可以傳遞給消費者以及其限制競爭效果。在立法層面,反壟斷法應當結合立法目的明確創新抗辯標準、證明標準,同時處理好定量分析與定性分析。在執法層面,特別是合并審查時要注意動態效率,要衡量并購前和并購后創新成果的增加值。此外,在反壟斷執法中對市場集中度越高的企業,對其證明創新效率要求會越高,采納的標準也會越高。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教授戴龍:

      反壟斷執法要做好創新市場分析

      創新(innovation)有別于創造(creation)和發明(creation), 只有當發明、創造被引入到經濟領域,創造新的市值、驅動經濟增長和提高生活標準時,才上升為創新。所以,創新市場應當是一種處于某種可商業化的新的產品和技術及其近似替代品的研發過程的企業所構成的一個在創新方面競爭的市場。因此,創新概念又可以分成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兩個部分,對創新以及創新市場進行具體劃分,有助于更好厘清創新過程與創新結果、動態創新以及靜態創新的概念及其關系。

      可以通過六步法來分析創新在反壟斷法并購審查中的實踐運用。第一步是在合并審查中需要明確交易涉及的研發資產和相關的新產品或新技術及特點;第二步是明確與新產品或新技術有關聯的現有產品或技術,并評估這種創新的幅度;第三步是界定相關商品或技術市場,評估相關商品或技術市場的競爭情況,以及集中方的市場勢力;第四步是要通過考察相關商品及技術市場目前以及歷史的競爭情況評估目前產業所處的發展階段;第五步需要結合產業周期理論評估創新市場分析介入的時機是否恰當,若適合介入,則需要界定相關創新市場;第六步是結合目前產品或技術以及正在研發的新產品或技術的特點,識別目前市場上的近似研發及相關資產擁有者,確定創新市場范圍,并評估創新市場競爭情況。

      國家知識產權局發展研究中心發展處副處長王淇:

      平臺反壟斷需要完善知識產權制度

      歐洲專利局(EPO)去年2020年12月發布的“專利:第4次工業革命推動數字驅動型經濟全球技術趨勢”中顯示,關于數據管理的專利申請過去十年呈現快速增長態勢,創新效應驚人,平臺經濟的創新效益極高。但目前平臺經濟的發展面臨技術鴻溝和監管洼地等創新難題。為了更好促進數據的分享和流動,知識產權制度的調整對平臺經濟的供給十分關鍵,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需要知識產權制度的進一步完善。如平臺的界定、平臺責任、平臺管理標準等,反壟斷法可從知識產權制度中找尋支撐點。

      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易芳:

      運用經濟學方法進行創新個案分析

      關于平臺經濟領域創新的幾個觀點:一是創新具有周期性,對創新因素的考量必須要與行業創新周期相結合。二是創新是一個動態的過程,在相關市場界定時需要充分考量這一特點。三是衡量市場支配地位以及界定市場力量的指標在創新動態市場下同樣存在認定困難,需要進一步進行探討。

      北京工商大學法學院講師剌森:

      德國關于創新分析的經驗

      德國將創新驅動的競爭壓力作為認定企業市場支配地位主要考慮的要素。創新驅動的競爭壓力,首先,所指的創新必須是一種顛覆式的創新;其次,創新驅動的競爭壓力可能來自于競爭對手的創新而帶來的壓力。市場支配地位或者說市場力量增強的條款,同樣適用于經營者集中審查。動態競爭不構成一個企業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一般性的抗辯。如果要認定企業有可能會發生一些創新來顛覆企業的市場支配地位的話,必須有明確的績效和指標。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助理研究員郝俊淇:

      反壟斷法重在保障而非鼓勵創新

      將“鼓勵”創新納入反壟斷法修訂當中,相關表述存在問題。首先,反壟斷法多為行為禁止性規定,它通過對壟斷協議、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經營者集中包括行政性壟斷的禁止,來實現一個競爭性的市場環境,從而促進和維護競爭。因此,將“鼓勵”改為“保障”或者“維護”創新會比較好。其次,反壟斷法它更多的是對創新的消極保障,而不是一個積極的促進,在此意義上,有必要把“鼓勵”一詞替換掉,替換成“保障”或者“維護”。最后,反壟斷法保障的是基于經由公平競爭所驅動的創新機制,如果對創新不加以限定的話,那么很有可能投機企業會打著創新的旗幟,行限制競爭之實。

      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博士生方翔:

      明確反壟斷法促進創新的功能與邊界

      反壟斷法所關注的創新,更多是經濟學意義上的創新,包含產品創新、工藝創新、商業模式創新等多個方面。這些創新可能通過最具破壞性的方式進行,也可能通過漸進的方式進行,但都有可能改變市場中的競爭態勢。反壟斷法通過為潛在的創新者保持市場開放來保護創新的過程,其首要任務是營造一個有利于創新的競爭環境,包括充分保護創新激勵、保障創新要素的自由流動,對那些壞的創新行為予以規制。反壟斷法可以作為一種促進創新的法律工具,但是這種促進作用是有限的,不宜把反壟斷法的作用夸大。應當厘清反壟斷法與知識產權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等其他保護創新的部門法之間的關系,找準反壟斷法在促進創新中的功能定位與作用邊界。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傳遞信息之需,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
    青草全福视在线